甘行琼:畅通双循环的财政支持

发布者:夏鹏发布时间:2020-11-16浏览次数:350

媒体平台:文澜新闻

作者:甘行琼

时间:2020-11-10


    后疫情时代,全球政治经济格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逆全球化、大国博弈、中美关系日趋紧张、中美经贸摩擦全方位升级、全球供应链、产业链和技术水平也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全球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因素在不断累积,中国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此背景下,今年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分析国内外形势、审时度势、部署今后的工作,并提出了必须改变思维,实行以国内循环为主导、国际循环为补充的双循环互相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战略。今年10月26-29日中国共产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召开,发布了《十九届五中全会公报》。《公报》进一步阐述了“双循环”的思想。随着全球经济陷入衰退,外需持续疲软、资本投资回报率下降,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增长采取多年的出口主导型和投资驱动型模式难以为继,不得不改变思路、依靠庞大的国内市场、释放内需潜能,通过消费引领投资、带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实行消费主导型对投资主导型和出口主导型的替代,才有可能实行经济持续高质量发展。显然,新发展格局的思想乃是中央根据国内社会经济发展所处的阶段和国际环境的变化及挑战、综合考量国内外多种因素提出来的战略主张,对于新时期中国经济如何构建强大的经济基本盘以适应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对于中华民族复兴的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的顺利开启具有重大的现实指导意义。

    基于目前的国内国际环境,中国经济想要快速走出低迷状态,只有利用国内大规模市场的优势、充分发挥财税政策在激活内需、改善供给方面的作用,畅通内循环、做强经济基本盘、稳定外贸基本盘,才能实行经济持续高质量发展。所以新发展格局思维也是中国经济在新时代新环境下自力更生、自我调适、自我恢复和自立自强的表现和标志。国民产出由总需求决定,总需求又由消费、投资、政府支出和净出口构成。刺激消费方面,积极的财政政策可以直接发力,政府维持性支出和社会性支出可以直接形成消费需求,通过优化财政支出结构,大力增加教育医疗社保方面的支出,促进教育医疗社保服务的均等化,也是进一步改善收入分配、降低基尼系数之举,可以兜底民生、体现以人为本,促进人力资本积累,支持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和福利体系可以减少预防性储蓄,释放消费需求。税收政策在促进消费方面也可以间接发挥作用。进一步减税降幅费、降低宏观税负,完善税制。比如个税减税可以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消费的可能性;消费税制需要进一步优化。随着经济的增长,收入的增加,奢侈品的范围在发生变化,之前的奢侈品现在可能已经变成必需品了,因而消费税的税目税率需要随着时代的进步进行调整和优化,进一步释放消费潜能。为了刺激消费,针对消费占比较大的大宗或耐用消费品比如汽车或特定服务可以实行定向税收减免或给予补贴,比如,鼓励消费者更换汽车可以减免税收,对信用卡消费可以提供税收减免,国内航空旅行可以提供增值税减免,在线服务、在线交易代表着新业态新模式,需要提供税收优惠以资鼓励,刺激消费、助力发展数字经济和网络经济等等。增加消费的前提乃是增加就业、增加收入,因而需要实行积极的就业政策,加大就业培训的财政补贴力度。落实按要素分配的体制机制,提高直接税的比重有助于改善收入分配,增加整个社会的消费倾向。创造就业机会从根本上说依赖于企业投资。刺激投资方面,财政政策也可以积极作为。不过,过去依靠铁公基的总量式投资拉动模式不可持续,需要针对国民经济的薄弱环节、结合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要求,抓住关键领域进行发力,增加两新一重的投资,扩大专项债的发行和使用。基于市场化的原则建立政府产业引导基金、中小企业纾困基金,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为中小企业提供贴息贷款,带动民间投资。同时,加大研发补贴和加计扣除税收优惠力度、必要时可以采用政府采购支持、鼓励企业增加研发投入,大力推动企业技术创新,实行科技强国,解决技术“卡脖子”问题,助力高质量供给。另外,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都还存在减税空间,特别是对于中小企业进一步提供减税降费的优惠支持,降低企业成本、改善投资收益预期、增加有效供给。最后,还要发挥财税政策在维持出口需求方面的作用,稳定现在的外贸盘,确保民族企业在国际产业链中的地位与安全。

    总之,我们深信并期待,未来的中国将是更高水平上的对外全面开放,对内深化改革。中国经济将在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的指导下,借力积极的财税政策及其他宏观经济政策的有效配合,承载着中华民族的复兴梦顺利驶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征程。